1. <video id="cfyml"></video>
          <wbr id="cfyml"></wbr>
            1. 首頁
            2. 人物百科

            噶爾丹

            噶爾丹(Galdan,源自藏語“甘丹”,意為兜率天,1644年—1697年),綽羅斯氏,是17世紀厄魯特蒙古(衛拉特)準噶爾汗國大汗,也先的后裔,巴圖爾琿臺吉第六子。西藏黃教派人到準噶爾認定噶爾丹為西藏尹咱呼圖克圖的第八世化身,將不到10歲的噶爾丹請到西藏班禪和達賴處學佛法。1670年,其兄僧格琿臺吉在準噶爾貴族內訌中被殺。噶爾丹得到達賴允許而還俗,贈之“博碩克圖”(靈異者)佳號,自西藏返回,擊敗政敵,成為準噶爾部琿臺吉。

            噶爾丹奪得準噶爾統治權后,便積極向外擴張。1676年,噶爾丹俘獲其叔父楚琥爾烏巴什,并擊敗和碩特部首領兼衛拉特盟主的鄂齊爾圖汗,遂成為衛拉特霸主或汗,把衛拉特聯盟變質為事實上的準噶爾汗國。兩年后獲得達賴喇嘛的贈號“博碩克圖汗”(蒙古諸部信黃教以獲得達賴贈號為榮)。他征服哈薩克、滅葉爾羌汗國,稱雄西域。1688年,進攻喀爾喀蒙古土謝圖汗部,繼而進軍內蒙古烏蘭布通,威逼北京。因為順治三年(1646),衛拉特各部首領二十二人聯名奉表貢,清廷賜以甲胄弓矢,命其統轄諸部。所以他改變了衛拉特及準噶爾部與清朝的主從關系,史籍說噶爾丹對抗清朝是叛亂??滴醯鬯彀l動三征噶爾丹之役。1690年烏蘭布通之戰,噶爾丹敗退至科布多。1696年昭莫多(今蒙古國肯特山南)之戰,噶爾丹主力軍被清軍擊潰,侄兒策妄阿拉布坦也背叛他。1697年,康熙帝第三次征討噶爾丹時,他死于科布多(一說自殺,一說病死)。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1644年(清順治元年),準噶爾部玉姆阿噶生下噶爾丹,為首領巴圖爾琿臺吉第六子。西藏黃教上層特派人到準噶爾,認定噶爾丹為西藏尹咱呼圖克圖的第三世化身 。

            1656年(順治十三年),噶爾丹入藏學經,在拉薩見到達賴喇嘛后,去札什倫布寺拜班禪博克多為師,成為座主班禪,接受佛學教育。

            1662年(康熙元年 ),四世班禪圓寂后,噶爾丹到拉薩,在達賴喇嘛門下學經。他表現出色,學有所成,頗受五世達賴喇嘛的賞識。

            1666年(康熙五年)11月23日,噶爾丹隨同到拉薩朝圣的僧格夫人策妄札勒姆回準噶爾。其不僅主持重要的宗教儀式,曾用蒙古文翻譯了大量的藏文經典 ,為去世的鄂齊爾圖車臣汗的兒子噶爾達瑪舉行超度儀式。

            1668年(康熙七年)4月初,俄國使者伯林與僧格就惕列烏特人等問題會談后,于同月6日,噶爾丹在接見了俄國使者伯林。

            1669年(康熙八年)10月,噶爾丹接見了俄國使者魯茲次基,為報復僧格使者伊什被俄國當局投入托木斯克監獄的行為,噶爾丹不給魯茲茨基一行提供食宿,并將其關進布哈拉地下牢房。

            主政部落

            1670年(康熙九年)9月,僧格洪臺吉被對立派車臣臺吉暗殺。在西藏朝拜布施的噶爾丹經其母雅穆阿噶的奉勸和五世達賴的允準,還俗后趕回衛拉特蒙古,招集僧格的逃散部眾千余騎 ,向阿爾泰進發,車臣率萬騎迎戰。噶爾丹“獨當先,越馬挺槍,最深入,斬殺百十騎,潰其軍”。車臣退至阿爾泰山口,噶爾丹追及展開決戰,獲得勝利 。車臣身死,卓特巴巴圖爾逃亡青海 。

            1671年(康熙十年)初,噶爾丹博碩克圖即位成為綽羅斯部洪臺吉,并嬰其兄妻阿奴塔娜為哈敦,以此身份還俗,噶爾丹開始整頓內部,“招徠歸附,禮謀臣相土,宜課耕牧?!倍?,住牧于哈喇禾木一帶的杜爾伯特達賴臺什之孫阿勒達爾臺什,率部投奔了噶爾丹。

            1672年(康熙十一年)正月,噶爾丹繼僧格成為準噶爾首領后,即向清政府上疏,要求承認其繼僧格之位的合法性,得到了清政府的確認。6月,由五世達賴授予琿臺吉的印章。沙俄政府借護送僧格派往莫斯科交涉的代表涅烏蘆思返回準部之機,派遣卡爾瓦茨基到噶爾丹牙帳活動。10月,噶爾丹接見了卡爾瓦茨基,要求他轉告沙俄當局不要阻攔噶爾丹的代表,并遣送他們去莫斯科,同時要求沙皇“把過去幾年從各衛拉特王公處遷往俄國境內的臣民予以送還”。

            擴張政策

            1673年(康熙十二年)春,和碩特部昆都倫烏巴什之孫丹滓洪臺吉,率部投靠噶爾丹;土爾扈特部袞布臺吉也擁眾來歸。噶爾丹將他們安罝于烏隴古湖、布拉干和青格勒河一帶。隨后,噶爾丹借口其從兄第巴噶班第與僧格有隙,發兵討伐巴噶班第及其父楚琥爾烏巴什,但出師不利,兵敗受挫,求庇于鄂齊爾圖車臣汗。不久,噶爾丹又與鄂齊爾圖車臣汗反目為仇。

            1674年(康熙十三年),噶爾丹派使臣桑吉克和格蘇勒到莫斯科,轉達了衛拉特人“愿意與偉大國君的烏克蘭人民和睦相處,友好互市”的愿望。此外,噶爾丹撤銷其父親和兄長不允許俄國人進入領地的禁令“允許俄羅斯人通過衛拉特領地進入中國內陸地區。

            1675年(康熙十四年),鄂齊爾圖車臣汗與楚琥爾烏巴什聯兵進攻噶爾丹失敗。

            1677年(康熙十六年)正月二十日,噶爾丹“自齋爾的特莫火拉地方向鄂齊爾圖車車臣汗發起攻擊” ,“戕鄂齊爾圖,破其部”。鄂齊爾圖車臣汗部眾部分為噶爾丹所并,部分逃到青海、甘肅交界處,其妻多爾濟拉布坦率少數隨眾逃往伏爾加河畔土爾扈特汗國。噶爾丹實現了“脅諸衛拉特奉其令”的目標,成為衛拉特汗。噶爾丹攻殺鄂齊爾圖車臣汗后,遣使獻俘及“以陣獲弓矢等物來獻”,康熙拒受獻物,但對每年常貢之物照例收納 。

            1678年(康熙十七年),噶爾丹平定杜爾伯特、輝特等漠西衛拉特各部,形成比較統一的政權。同年冬天,達賴派遣使者向噶爾丹洪太吉授持教受命王即丹津博碩克圖汗稱號。噶爾丹隨后舉兵侵青海,但行軍11日后即撤歸。

            1679年(康熙十八年)7月,噶爾丹領兵3萬,“將侵吐魯番,漸次內移,往后西套,前哨已至哈密”,迫使吐魯番、哈密臣服,準噶爾勢力伸展至甘州(今甘肅張掖)一帶,“駐屯在甘州附近撒里維吾爾族地方的軍隊征收硫黃、倭鉛等貢賦” 。其后維疆地區白山派首領和卓伊達雅圖勒拉(即阿帕克和卓)和卓伊達雅圖勒拉投身噶爾丹麾下。

            1680年(康熙十九年),噶爾丹應達賴喇嘛之請,派兵幫助天山南路伊斯蘭教“白山派”首領阿帕克和卓與“黑山派”爭斗,經阿克蘇、烏什等地向喀什噶爾、葉爾羌進軍,在白山派教徒的響應下,橫掃南疆,將察合臺后王伊思瑪業勒囚禁于伊犁,扶植和卓伊達雅圖勒拉為王,稱阿帕克和卓(意為世界之王),葉爾羌汗國滅亡。隨后兵鋒直指青海邊界,但因清軍把守嚴密,噶爾丹逗留幾日后撤兵。

            準噶爾汗國

            1681年(康熙二十年)之后,噶爾丹開始向西擴張,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至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噶爾丹率騎進攻哈薩克頭克汗,噶爾丹雖“喪師返國,未嘗挫銳氣,益征兵訓練如初”,并遣使警擊,“汝不來降,則自今以往,歲用兵,夏蹂汝耕,秋燒汝稼,今我年未四十,迨至于發白齒落而后止”。 次年,噶爾丹再發兵,攻占塔什干、賽撒馬爾罕、布哈拉、烏爾根齊等城市,擒獲頭克汗之子作為人質,押往西藏,“以畀達賴喇嘛”, 使哈薩克之地成為西蒙古準格爾部的領土的組成部分之一。之后,準噶爾直抵錫爾河沿岸的諾蓋人部族聚居區—“美人國”。 1683(康熙二十二年)—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噶爾丹與費爾干納的布魯特人、烏茲別克人進行戰爭。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秋,噶爾丹在遠征布魯特人時,其部隊到達帕米爾的穆爾加布河,甚至遠征到了薩雷闊里山。不久,準噶爾騎兵占領費爾干納使烏茲別克汗國。到17世紀70年代末,噶爾丹已將準噶爾的政治中心轉移到了伊犁河谷,冬營地有額爾齊斯河(也爾的石河)、博爾塔拉等地。此時準噶爾的統轄地域,北鄂木河,沿額爾齊斯河溯流而上,抵阿爾泰山,西抵巴爾喀什湖以南哈薩克人的游牧地,東達鄂畢河。準噶爾統治了天山南路的南疆地區,并將勢力擴展到七河流域與伊塞克湖地區。

            東進受挫

            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噶爾丹率軍3萬,越過杭愛山,進攻喀爾喀蒙古游牧地區。8月,土謝圖汗倉促迎戰,初戰即失利。噶爾丹的騎兵乘勢擊潰車臣汗和扎薩克圖汗兩部,掠奪土謝圖汗和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牧地,致使喀爾喀蒙古諸部舉部內遷,“潰卒布滿山谷,行五晝夜不絕” 。此時,準噶爾內部發生分裂,僧格之子策妄阿拉布坦、索諾木阿拉布坦、丹津鄂木布均已成年,噶爾丹與親信奈沖鄂木布合謀,毒殺索諾木阿拉布坦,試圖謀殺策妄阿拉布坦未果,策妄阿拉布坦開始逃亡 。冬,噶爾丹率兵追擊, 在烏蘭烏蘇被策妄阿拉布坦全殲。同年11月,楚琥爾烏巴什之子額琳臣率“子弟臺吉十余人,弓箭手三百余人,計一千余口,來投皇上” 。分裂使噶爾丹兵員銳減、失去根據地,噶爾丹隨即進入漠南蒙古,劫掠駝馬牛羊,以圖發展。秋,噶爾丹派達爾汗宰桑到伊爾庫茨克請求沙俄出兵。

            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2月,噶爾丹派阿尤吉達爾汗哈什克到涅爾秦斯克,向地方軍政長官費德羅斯科利彼茨通報有關漠北蒙古的情況,希望沙皇政府能給與軍事援助。5月,噶爾丹在沙俄殖民者的支持和慫恿下, 集兵3萬,渡烏札河,揚言請俄羅斯兵,會攻喀爾喀??滴趿罾矸荷袝⒗醾溥?,征調科爾沁、喀喇沁等部兵至阿喇尼軍前。6月,噶爾丹進入烏爾會河以東地區,尚書阿喇尼領軍阻截,兵敗。7月,常寧所部在烏珠穆沁敗于噶爾丹。29日,噶爾丹率勁騎2萬,屯兵于烏蘭布通(今內蒙古翁牛特旗西南)。噶爾丹駐烏蘭布通峰頂,于峰前布設“駝城”,嚴密守御。8月,福全率軍向烏蘭布通發起進攻,連戰3日,大敗噶爾丹。同時策妄阿喇布坦乘其出兵喀爾喀時,“盡收噶爾丹之妻子、人民而去”。 噶爾丹率余兵千余,逃往漠北,以科布多(今蒙古吉爾格朗圖)為基地,恢復生機。

            1691年(康熙三十年),噶爾丹派人到西伯利亞葉尼塞河流域的圖巴河沿岸圖巴族聚居區活動。

            1692年(康熙三十一年)夏秋之間,噶爾丹多次致書康熙,要求把喀爾喀七旗蒙古牧民發回故土統治,以實現“我長北方”的宿愿,但遭到康熙拒絕。

            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8月,康熙密諭科爾沁土謝圖親王沙津遣人詳約噶爾丹。11月,噶爾丹率兵6000人,沿克魯倫河而下,至河源處屯聚,于巴彥烏蘭(今蒙古溫都爾汗西)肆掠牲畜,并揚言“借俄羅斯鳥槍兵六萬將大舉內犯漠南”。

            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2月,康熙再次親征,以三路清軍約期夾攻。5月,清西路軍在大將軍費揚古率領下,于昭莫多(今蒙古烏蘭巴托以南的宗莫德)大敗噶爾丹,殲滅其主力,噶爾丹率數十騎遁。6月,噶爾丹部將丹濟拉偷襲翁吉(今蒙古阿爾拜赫雷東南),企圖劫奪軍糧,被清軍大敗。昭莫多戰后,噶爾丹的處境十分困難,部眾四散逃亡。此時伊犁河流域已為宿敵策妄阿拉布坦所控制,伏爾加河流域的土爾息特汗國阿玉奇汗與策妄阿拉布坦結成了反噶爾丹聯盟,沙皇俄國視噶爾丹已成政治包袱而拒于接納, 回部、青海、哈薩克皆隔絕叛 ,清朝封鎖了噶爾丹往青海、西藏去的道路。

            兵敗病亡

            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3月初,噶爾丹流竄到阿察阿木塔臺地方,“噶爾丹所,有諾顏格隆阿喇兒拜,下有一百余”,噶爾丹“遣人約丹濟拉,會于阿察阿木塔臺”。4月4日,噶爾丹在科布多地區布顏圖河邊的阿察阿木塔臺地方病亡。

            噶爾丹死后,護從丹濟拉等火化其遺體,攜骨灰與噶爾丹之女鐘察海率部準備降清。但策妄阿喇布坦派遣的堪都等尾隨而來,噶爾丹的骨灰和女兒鐘察海、諾顏噶隆、伊拉古克三呼圖克圖等均落入策妄阿喇布坦手中。丹濟拉和部落失散,在哈密見到其子后,一起降清,清朝將其安置在八旗察哈爾內。

            此后,清朝以斷絕貿易相威脅,策妄阿喇布坦于1698年(康熙三十七年)8月、1702年(康熙四十年)分別將噶爾丹的骨灰和鐘察海送入清朝。

            主要成就
            外交

            17世紀70年代早期,在生存空間和屬民實物稅征收方面,噶爾丹對俄秉持對抗政策。在17世紀70年代后期,為了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噶爾丹對俄的態度轉向以合作為主。隨后,噶爾丹向俄國主動靠攏、尋求結盟的政策日趨明顯,1671年(康熙十年)到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噶爾丹差不多毎年都要派使團帶著大量禮物到西伯利亞各大城市和莫斯科。

            噶爾丹時期的準噶爾與清政府之間關系演變大體上可以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噶爾丹進軍喀爾喀蒙古為界,區劃為前后兩個階段:1671年(康熙十年)至1687年(康熙二十六年),噶爾丹積極改善與清朝的關系屢遣使團到清朝訪問、貿易并爭取康熙帝對自己的承認和支持,清政府也做出積極回應,對準噶爾采取以“優待”、“籠絡”為主的政策;688年(康熙二十七年)至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雙方關系以軍事沖突為主。

            準噶爾的商隊一般隨貢使同行,多在每年春、秋二季。準噶爾牧民所用的棉絮、棉線以及臺吉、宰桑用的綢緞、絲繡等物,均需向中原地區購買,準噶爾貴族對中原所產之奢侈品十分傾慕 。噶爾丹派往內地的商隊日益頻繁,清政府為加強管理改變對準噶爾貢使和商隊的限制后,雙方關系惡化。

            社會

            噶爾丹在天山南路的統治確立前,即著手加強軍事集權統治體制。1677年(康熙十六年)至1678年(康熙十七年),噶爾丹發布了一項敕令,不允許準噶爾各愛瑪克居民自由遷徙,要求所屬官員不延誤稅賦征收, 并采取一系列保證兵源、改善作戰裝備的措施, 使準噶爾騎兵的戰斗力大大增強。與此同時,還采取一些發展生產的措施 。

            在南疆地區,噶爾丹扶植阿帕克和卓“使總理回地各城,為準噶爾辦理回務” ,而阿帕克和卓每年向準噶爾貴族上繳大量貢賦,噶爾丹為緩和維吾爾人與準噶爾貴族統治的矛盾,曾發布第二項補充敕令,規定:“霍屯人的村落應由霍屯人自己的法庭來裁決,共同的(人民的)訴訟,應由這里的高等法庭來處理”。同時禁止南疆地區的奴隸買賣,準噶爾貴族還對代理人實行“人質制”,當時的維吾爾封建主為和卓家族,都有自己的親屬作為人質在伊犁生活,準噶爾貴族允許作為人質的維吾爾貴族數年更移一次,在伊犁也只是限定在一定范圍內生活,并不任意傷害。但噶爾丹在南疆的統治具有明顯的民族壓迫性質 。

            軍事

            噶爾丹稱汗后,于1677年(康熙十六年)一舉打敗和碩特部鄂齊爾圖車臣汗,占有青海,統一了衛拉特蒙古。

            1678年(康熙十七年),統一回部(天山南路)。打通了由天山南北地區分別到內地和青海、西藏的交通要道。

            1681年(康熙二十年),噶爾丹再向西面進攻,渡過楚河,沿西天山北麓,一直攻到賽拉姆(今江布爾西南)。至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噶爾丹所統治的范圍,西起伊犁,東至蒙古草原。

            人物評價
            史書評價

            《四衛喇特史》:“博碩克圖汗因奸猾詭詐而失敗?!?/p>

            《秦邊紀略》:噶爾丹“有大志,好立奇功,父母深愛之,欲立為黃(洪)臺吉。噶爾丹曰‘阿哥在,乃盡鬢其發,獨身往烏思藏?!薄熬訛跛疾厝站?,不甚學梵書,唯取短槍摩弄,”去西藏后“乃師事達賴喇嘛之徒遍西域而特重噶爾旦,所語密,雖大寶法王、二寶法王不得與聞?!?,“黃衣僧常嘆息:‘西方回綸不奉佛教,護法如韋馱,僅行于三洲。噶爾丹笑曰:‘安知護法不生今日’”。

            《蒙古族通史》:“在準噶爾地區所有呼圖克圖和喇嘛中,無論其宗教職位,還是學識及影響,噶爾丹是獨一無二的?!?/p>

            名人評價

            準噶爾臣丹巴哈什哈:“噶爾丹本有才能,且得人心“。

            馬大正:噶爾丹“出身高貴,宗教地位顯赫。特殊的身份、地位和非凡的早期經歷,對他的學識能力、政治抱負以及性格特征的形成均產生了重要影響”,噶爾丹 “身上具有活佛的端莊慈悲的氣質和沉默寡語的性格”,“噶爾丹失敗與噶爾丹在政治上樹敵過多,軍事上孤軍深入等一系列決策上失誤,以及他與之爭斗的對手康熙帝和清王朝過于強大有關。噶爾丹的失敗,從根本上說,他的行動違背了我國多民族國家走向統一與鞏固的歷史潮流,噶爾丹是一個悲劇性的歷史人物?!?/p>

            噶班沙喇布:“博碩克圖汗因奸猾詭詐而失敗?!?/p>

            若松寬:“策妄阿喇布坦與噶爾丹的斗爭,多半是由于噶爾丹的失算,以前者的勝利而告終了,但是回想起來,倘若噶爾丹不與清朝為敵,隨回過頭來集中精力對付占據博爾塔拉的策妄阿喇布坦,也許他創建的喇嘛教-準噶爾世界帝國的理想就有可能實現也未可知?!?/p>

            家庭成員
            家世

            父親:巴圖爾琿臺吉

            母親:玉姆阿噶(亦稱尤姆阿噶、額敏達喇,土爾扈特部楚琥戴青之女)

            胞兄:僧格

            胞弟:溫春

            妻子

            阿努可敦(衛拉特蒙古和碩特部領袖鄂齊爾圖汗孫女,噶爾旦木巴女兒)

            阿??啥兀ㄔ咄⒗继埂白h婚”之妻)

            布凌可敦

            兒女

            兒子:色布騰巴爾珠爾(亦稱塞布騰巴爾珠爾、塞卜騰馬爾珠爾、塞卜騰巴兒珠爾、色布騰巴爾珠爾、色卜騰巴爾珠兒、色卜騰巴爾珠爾,阿努所出,1696年被哈密俘獲解送清朝,封一等侍衛)

            兒子:車凌三魯普(布凌所出,噶爾丹死后降清,入京途中死于天花)

            女兒:鐘齊海(阿努所出,噶爾丹死后降清,配二等侍衛沙克都爾)

            女兒:布木(生母未知,嫁固始汗孫子根特爾)

            史書記載
            《清史稿.卷七.本紀七》記載如下:

            ·十二月庚寅,以察尼為奉天將軍。己亥,謁孝陵。癸卯,上還宮。甲寅,祫祭太廟。

            ·是歲,免江南、江西、山東、山西、湖廣等省七十四州縣衛災賦有差。朝鮮、琉球、噶爾丹入貢。

            ·夏四月癸卯朔,日有食之。戊申,以傅拉塔為江南江西總督。己酉,上躬送太皇太后梓宮奉安暫安奉殿。其后起陵,是曰昭西陵?;刿嬛了E州除發。甲寅,以厄魯特侵喀爾喀,使諭噶爾丹。戊辰,上還宮。庚午,命侍郎成其范、徐廷璽查閱河工。

            ·六月甲辰,湖廣督標裁兵夏逢龍作亂,踞武昌,巡撫柯永升投井死,署布政使糧道葉映榴罵賊遇害。命瓦岱佩振武將軍印討之。庚申,阿喇尼奏噶爾丹侵厄爾德尼招,哲卜尊丹巴、土謝圖汗遁。發兵防邊。戊辰,起熊賜履為禮部尚書,徐元文為左都御史。以翁叔元為工部尚書。

            ·九月壬申,遣彭春、諾敏率師駐歸化城防邊。是時喀爾喀為噶爾丹攻破,徙近邊內。遣阿喇尼往宣諭之,并運米賑撫。辛卯,上還京。癸巳,復設湖廣總督,以丁思孔為之。

            ?六月癸酉,大學士徐元文免。戊寅,噶爾丹追喀爾喀侵入邊。命內大臣蘇爾達赴科爾沁徵蒙古師備御。命康親王杰書、恪慎郡王岳希師駐歸化城。

            ·秋七月庚寅朔,以張英為禮部尚書,以董元卿為京口將軍。辛卯,噶爾丹入犯烏珠穆秦。

            ·八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撫遠大將軍裕親王福全大敗噶爾丹於烏闌布通,噶爾丹以喇嘛濟隆來請和,福全未即進師。上切責之。乙丑,上還京。丙子,噶爾丹以誓書來獻。上曰:“此虜未足信也。其整師待之?!?/p>

            ·三十年辛未春正月戊申,噶爾丹復掠喀爾喀。

            ·八月壬辰,上巡幸塞外。辛丑,博濟奏報噶爾丹屬下回子五百人闌入三岔河汛界,肅州總兵官潘育龍盡俘之,拘於肅州。丙午,次克勒和洛。命宗室公蘇努、都統阿席坦、護巴領兵備噶爾丹。己酉,次克勒烏理雅蘇臺。調董安國為河道總督,桑額為漕運總督。

            ·冬十月丁未,命內大臣索額圖、明珠視察噶爾丹。

            ·十一月己未朔,日有食之。壬戌,命大軍分三路備噶爾丹,裹八十日糧,其駝馬米糧,令侍郎陳汝器、前左都御史于成龍分督之。丙寅,停今年秋決。庚午,命李天馥復為大學士。庚辰,上大閱於南苑。戊子,命安北將軍伯費揚古為撫遠大將軍。遣大臣如蒙古徵師,示師期。

            ·五月丙辰朔,上駐蹕拖陵布拉克。辛酉,次枯庫車爾。壬戌,偵知噶爾丹所在,上率前鋒先發,諸軍張兩翼而進。至燕圖庫列圖駐營。其地素乏水,至是山泉涌出,上親臨視。癸亥,次克魯倫河。上顧大臣曰:“噶爾丹不知據河拒戰,是無能為矣?!鼻吧谥袝⒈剡_探報噶爾丹不信六師猝至,登孟納爾山,望見黃幄網城,大兵云屯,漫無涯際,大驚曰:“何來之易耶!”棄其廬帳宵遁。驗其馬矢,似遁二日矣。上率輕騎追之。沿途什物、駝馬、婦孺委棄甚眾。上顧謂科爾沁王沙津曰:“虜何倉皇至是?”沙津曰:“為逃生耳?!笨柨ν跫{木紥爾曰:“臣等當日逃難,即是如此?!鄙仙蠒侍?,備陳軍況,并約期回京。追至拖納阿林而還,令內大臣馬思喀追之。戊辰,上班師。是日晨,五色云見。癸酉,次中拖陵。撫遠大將軍伯費揚古大敗噶爾丹於昭莫多,斬級三千,陣斬其妻阿奴。噶爾丹以數騎遁。癸未,次察罕諾爾。召見蒙古諸王,獎以修道鑿井監牧之勞,各賜其人白金。

            ·十一月戊寅,噶爾丹遣使乞降,其使格壘沽英至,蓋微探上旨也。上告之曰:“俟爾七十日,過此即進兵矣?!备?,回鑾。

            ·三十六年丁丑春正月丙辰,上幸南苑行圍。戊辰,哈密回部擒噶爾丹之子塞卜騰巴爾珠爾來獻。

            本文來源于網絡,如果侵權立刪,操作:浩宇科技,如若轉載,請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czddsyyq.com/renwu/764469.html

            聯系我們

            如果需要五金緊固件產品可以聯系我們!

            1536906689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免费刺激的高潮视频
              1. <video id="cfyml"></video>
                    <wbr id="cfyml"></wbr>